江苏网娱乐 > 娱情快递 > 正文

0

专访罗大佑:我就应该叛逆到老然后孤独到老?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孙立梅   2017-07-31 09:55:00
坊间流传着很多“罗大佑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的故事,但在新专辑《家Ⅲ》发布会上,罗大佑的配合度之高,令在场记者都觉得“这好像不是我们印象中的罗大佑了”。

  原标题:“我就应该叛逆到老然后孤独到老?”

  坊间流传着很多“罗大佑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的故事,但在新专辑《家Ⅲ》发布会上,罗大佑的配合度之高,令在场记者都觉得“这好像不是我们印象中的罗大佑了”。

  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罗大佑反问:“那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是什么样子?”“会一直做个战士……”

  “所以你觉得我就应该叛逆到老,然后孤独到老吗?我的天!我为什么要那么惨!”罗大佑大笑。

  “这个世界需要一些‘人’的歌”

  晨报记者(以下简称“晨报”):这是您第三次用“家”来做歌名。发这张专辑,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罗大佑(以下简称“罗”):最简单的就是告诉大家我现在的状态和感受,我有了女儿,我创立了自己终于想要的一个家。另一方面是我觉得,现在这个世界变化这么快,有这么多的不确定性,我们需要一点有质感、有“人”的味道和感觉的作品。至少我可以把自己开心、和谐的感觉表达得清楚一些。

  晨报:您在《家Ⅱ》里说“给我个温暖的家庭,和一个燃烧的爱情”,《家Ⅲ》只剩下“温暖”,和谐、温暖,这些是您现在想要表达的元素吗?

  罗:不是我想要做出来怎样,它只是不自觉地流露,这些改变,跟我女儿有极大的关系。我跟天下男人一样,女儿出生后刚开始不那么适应,慢慢就适应了,而且越来越乐在其中。也有人跟我说,我这个年纪,可能看不到女儿长到多少岁,这有什么关系?搞不好我们什么时候飞机失事,搞不好会生病,都不知道。但女儿这个作品是真实存在的,这是我可以掌控的,我们努力让她喜欢这个世界,让旁边的人也喜欢她,我觉得这就够了。

  晨报:那情歌在您现在的创作中占怎样的分量?

  罗:情歌一定会少的。到了这个年纪,还会写很多情歌吗,那会很奇怪吧?也有一些歌是写给女儿的,她是异性,她对我不错,我对她更好,这是另一种情歌的表达。

  晨报:就不再是“燃烧”式的情歌了。

  罗:跟年轻的时候当然不一样啦,一定是没有发挥到淋漓尽致的那种激情了。你想想看,连吃个牛排都会说肉少吃一点,蔬菜多一点,因为代谢能力没有以前好了嘛。要有自知之明啊。人类跟动物一样,最强烈的欲望就是追求异性,在某一阶段这可能比吃更重要,但(这种欲望)一直保持在那个位置还得了。你消受不起啦。

  “好的音乐来自内心而不是脑筋”

  晨报:您在《之乎者也》和《未来的主人翁》专辑后记里都强调“这里没有不痛不痒的歌”,这还是您现在的创作原则吗?还是一定要达到怎样的高度才OK?

  罗:一首歌能达到什么高度,首先是卖得好,在这个年头已经很难了。然后是受关注、能流行,这不是那么难,但也不是自己能做主的。那我写歌,起码要做到感动自己。在钢琴上弹一段旋律出来,如果听三天都没问题,那它就是能成立的好东西。

  晨报:歌词的文学性曾是创作人非常重视的事情,但现在大家都不怎么关注这个了。

  罗:确实年轻的朋友不太重视歌词,但用中文来写歌有很多要解决的问题。现在新出来的作品,一定会比我们那时候更好,更有技巧,但我们不能忘记,音乐之所以会打动人,因为它是人的创作,来自于内心,而不是来自于脑筋,好的音乐一定不是思考和算计出来的,是从心里出来的。为什么是心呢?心是我们在娘胎里就开始跳动的,我们就是这样活生生血淋淋地活着。音乐属于这种创作。

  晨报:所以你现在写歌还是字斟句酌?

  罗:我一向都是字斟句酌的啊,延续我对创作的要求。

  晨报:现在写歌跟以前相比,是更得心应手,还是更费劲了?

  罗:现在比较简单,要写什么东西,那个状态都会在。以前我一定要写什么歌,一定要什么主题,一定要摇滚,一定要给谁唱,太刻意去做了。现在我的心是比较开的。

  “我宁可收起我的棱角”

  晨报:在《昨日遗书》中,您写过“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不会介意我不打算有小孩子的不孝行为”,但后来您第二次结婚,还有了女儿,怎么会一下子有这么大的转变?

  罗:这个转变一定不是一下子来的,而是经过很长时间、很多事情才发生的。我以前放弃医生去做歌手,用了快十年时间才封住所有人的嘴巴,让他们看到罗大佑靠这个也可以吃饭。小孩也是一样,以前我对小孩的想法是“搞什么搞”,后来就是“那试试看吧”,可能是心境到了,年纪到了。

  晨报:有了家庭和女儿之后,您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罗:我变得有耐心一点了。像我已经13年没出唱片,竟然也把它做出来了。新专辑里旋律和歌词都是比较和谐的状态,以前我的表达是“喂,不行的!你不可以!”但现在我宁可收敛起我的棱角,把温柔体贴和善良传达出去。

  晨报:是因为有了女儿吗?

  罗:对呀,就是这么不争气。施南生跟我说,她看到很多以前认为“英雄本色”一样的爸爸,有了女儿之后完全变了样子,吴宇森啊,刘德华啊,都一样。这还没到时候呢,爸爸嫁女儿时能哭成什么样子,我看过很多。

  晨报:维持“温暖的家庭”,基本要素是什么?

  罗:在我现在这个状态,我认为最重要的三个东西:健康,创意,家庭。(怎么排序?)健康是第一,健康都不行,你怎么照顾你自己的创意,怎么照顾你的家庭?当然排名次是不公平的啦,这三个东西都很重要。我年轻的时候为了写歌,喝酒、聊天、熬夜,为一首歌可以死掉都无所谓,今晚写完歌就像昙花一现都没关系。现在不行了,我有女儿了。一个人,要在对的年龄、对的状态、对的阶段,做对的事情。

  “我还在写歌,你有什么资格放弃”

  晨报:您一直谈到年龄心境,是真的愿意承认它,还是说要反抗一下?

  罗:我为什么要不承认,为什么要否定它呢?

  晨报:我印象中您一直是个战士……

  罗:你对我有成见!你把罗大佑摆在那个地方,就是他不可以变,变了就是背叛。糟糕,这很可怕。

  晨报:那您觉得外界对您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罗:误解之一,就是罗大佑是会一直写抗议的、叛逆的、年轻的、激情的、激发我们的作品,这个人不应该有家庭,不应该有后代,他要叛逆到老,然后孤独到老……我的天,我不能有我自己,我好惨啊。

  晨报:最讨厌被媒体问到什么?

  罗:我所有问题都可以回答,没有讨厌的问题,但有一种情况,是他一问,你就知道他是恶意的。这年头大家都这么聪明,他的动机你怎么会感受不到?比如他一直故意问你的前妻,就等着看罗大佑怎么说。

  晨报:您介意被问到前妻?

  罗:我不介意,但我知道什么是恶意。

  晨报:您为电影《黄金时代》唱的宣传曲,有句歌词是“不懂你的为你忧愁,明白你的叹此生值得一游”,那您回过头看,罗大佑一生“值得一游”的点在哪里?

  罗:值得一游的点啊,我们搬了一辈子的家,游荡了大半辈子,现在回想起来没有那么多的牵挂了。我写了一些歌,比较重要的是也算对父母交代了,没有让父母失望,社会大众可能觉得罗大佑还可以,也影响到一些对音乐有兴趣的朋友。今年我都63岁了,我还在写歌,但很多人到三十、四十、五十岁就放弃了。我都还在做,你有什么资格放弃呢?

标签:

责任编辑:丁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