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古龙也许会喜欢相爱相杀的藕饼
2019-08-02 11:04: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1
听新闻

  两周前点映时,还没多少人敢预言《哪吒之魔童降世》肯定能超越《大圣归来》;而现在,这部电影不仅锁定了今年暑期档的“第一爆款”,还将把中国动画电影的票房上限提高到一个新高度。那个扎着丸子头,身披混天绫,脚踏风火轮的少年英雄又回来了,却没有“剔骨还父、剜肉还母”的悲戚,依然嫉恶如仇、不畏强权的他,这一次喊出的是“逆天改命”的不屈与激昂。

  整整四十年,从《哪吒闹海》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从“爹爹,你的骨肉还给你,我不连累你们”的泪奔到“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傲气,这个在《封神演义》里“钦定”的莲花三太子,其实也是中国几代少年儿童的“偶像化身”。在两版动画中,小说里的兄长金吒、木吒都被有意无意地“略去”了,哪吒仿佛就是个独生子女,感受着这一代孩子才有的孤独,也贯彻着这一代孩子才有的叛逆。到底怎么样才能度过童年,长大成年?这一代孩子没有哥哥姐姐可以参照、模仿,就连父母也吃不准该如何管教他们,李靖和殷夫人的烦恼,其实很像上世纪90年代对独生子女性格成长的普遍担忧。而事实证明,那是多虑了,如今他们都是社会中坚,票房的主要来源,这或许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大卖的原因之一。

  当然,在中国式家长眼中,“顽劣”一直是晚辈最要不得的品行,贾宝玉如此、哪吒如此、孙悟空亦如此,非得把他们扭过来不可。《封神演义》里的处理方式简单粗暴,哪吒身为“富二代”到处闯祸,是靠着师父太乙真人一味袒护,用“天命”来强行撑起其正当性的,今人看来颇有些蛮不讲理。而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前辈手中,哪吒则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是龙王先作恶,兴风作浪还要吃童男童女,哪吒是在替天行道,扒龙皮、抽龙筋更是在维护正义,李靖眼中的“顽劣”,不过是传统父权的惯性误解,或者说是为官当道者的虚伪罢了。

  而到了《哪吒之魔童降世》里,“顽劣”的定论又回到了“天命”上——本来就是“魔丸”转世嘛,还都让老百姓知道了,又添加了民意的偏见和舆论的压力,前期情绪愈加压抑,基本就是翻不了身,只等着三年后遭雷劈了。可如今的观众又不会接受“宿命论”那一套,古典主义悲剧放在后现代行不通了,因此高潮还得用很燃,也很“中二”的方式做了折衷处理——肉身没了,魂魄保住了,算是接上了原著里的设定,后续可以再借莲花复活,“藕霸”还会回来的!这种靠喊口号和拼大招来“逆天改命”的方式,更适合热血动漫,类似的处理放在彭于晏那版《悟空传》里,同样是不信天命的顽石所生,真人演出来就显得幼稚了些,二次元和三次元的观感毕竟不同,也就只能在配乐上共用了。

  于是,所有的人物性格和关系都被重置了,《哪吒之魔童降世》在情感上更加浓烈、更紧凑,没有憋屈的自刎,也不再有窝囊的老爸,不爽了就怼回去,直面成长的蜕变,这才是属于新时代的哪吒。《封神演义》和《西游记》里之所以重点描绘这段“刚烈”的父子关系,若不是有佛祖的金塔保身,哪吒到后面还要杀李靖,盖因那个时代“不孝”才是最大的孽,非如此不能强调道德(宗教)教化在去除天生顽劣(戾气)上的功效,可在今天80、90后的家庭环境中,早已没那么教条的父权压迫了。因此,《哪吒之魔童降世》里的李靖不仅是严父,还是暖爸,比当妈的心都要细,自始至终都理解、支持着儿子,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命来换儿子一命,改得比《银河补习班》里的邓超还要伟大,试问谁不想要这样的父亲?

  至于豹子精变的结巴申公豹,从仙风道骨变成了搞笑担当的太乙真人,以及穆桂英一般的殷夫人,这些角色对于原著小说的颠覆性,主要还是商业化的功能使用,还有那些低智、低幼的笑料,对于一部旨在打通全年龄层的商业电影来说,也算是可以接受的,且主创很难得地在CG中植入了对经典的致敬,最典型的就是陈塘关李宅里的那个老家将,完全就是《哪吒闹海》里的模样和扮相,忽然多了份怀旧感,让人想起了孩子们骑在梅花鹿上,在清清爽爽的海边飞奔的手绘画面。

  而“打得爽”这种技术上的亮点,大家一眼都能瞧出来,尤其是“山河社稷图”里的那场长镜头,兼具想象力和复杂的调度,导演饺子作为80后、非科班出身的动画人,长片处女作就能如此把控,值得鼓励。从去年《白蛇:缘起》的大获成功,就能看出中国动画在场景渲染、细节表现和动作设计等方面的进步,与好莱坞顶级动画的差距正在缩小,且关键还是要人设立得住,情感上说得通。

  因为理清了“顽劣”的正当性,小哪吒的烟熏妆、尖牙齿、又痞又丧这些突破才很容易被观众接受了,而主创最大的创举,还是给他立了一个拉康式的“镜像自己”,把原作中的龙太子敖丙彻底“洗白”了,变成了相爱相杀的“兄弟”。这个角色改动太大了,从嚣张跋扈的小反派到高冷的“世家贵公子”,当红仙侠剧里借来的人设很是讨巧,遗憾的是处理上有些粗糙和仓促,性格上也略显模糊,尤其是最后大战时的摇摆不定,让剧情承接显得生硬。尽管有这些瑕玼,但还是有许多观众喜滋滋地嗑“藕饼”这对CP。

  这种身份与情感的矛盾,道德与命运的冲突,以及对师父的唯命是从,对好友的不忍下手等等,都让人联想到另一个经典的武侠人物——花无缺。其实哪吒与敖丙的关系,就是在参照《绝代双骄》呀,前者是到处恶作剧,心里却有杆秤的小鱼儿;后者是外表高贵清淡,内心彷徨又渴望被理解的花无缺,二人本就是一奶所生的双胞胎(魔丸和灵珠),一见如故,却又不得不为门派(家族)兵戎相对,最后时刻又携起手,一同抗击命运的安排……若是古龙在世,说不定也会喜欢这部《哪吒之魔童降世》呢。

标签:
责编:丁小玲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