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超燃快闪!李飚奏响打击乐《我和我的祖国》,叩击你的心门
2019-10-05 09:34: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通讯员 李卉)10月3日下午,钢片琴、颤音琴、马林巴琴、管钟、军鼓、对镲等打击乐器出现在了江苏大剧院东门前,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我和我的祖国》在街头巷尾传唱,而打击乐版的《我和我的祖国》快闪你见过吗?

  用打击乐的形式来演奏,非常值得骄傲

  10月3日下午,江苏大剧院东门前,管钟敲出了《东方红》的第一个音符,乐手们逐一出现在乐器前,紧接着,《我和我的祖国》的旋律缓缓流淌……小朋友盯着乐器流露出好奇的神色,被悦耳琴音吸引来的人们在一旁随着旋律暗自打着节拍。

  一场酣畅淋漓的快闪结束,李飚额前渗出了些许汗水。转行指挥后,亲自上阵演奏的次数越来越少,这次在家乡南京指挥的一场快闪,点燃了他的激情。“今年演过很多次《我和我的祖国》,这是非常优秀的作品,在江苏大剧院的快闪是用打击乐的形式来演奏,非常新鲜,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极富韵律的节奏,昂扬的情绪,作为打击乐独奏家,转行指挥的李飚对乐器之间的配合仍然游刃有余、技能满点,可能,这就是打击乐器独有的魅力吧。

  在所有纷繁的音色中找到一个平衡,是当指挥最大的乐趣

  众所周知,李飚是打击乐出身的指挥家,在打击乐独奏上有非常深厚的造诣。现在,他正在这两种角色间非常熟练地转换。

  世界上有很多指挥家都是打击乐出身,这两个专业是不矛盾的。无论是打击乐家还是钢琴家、小提琴家转行当指挥,最根本的东西就是音乐。如果没有音乐,指挥家在台上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你首先得是一个好的音乐家,才能是一个好的指挥家。

  “对我个人而言,没有任何一个乐器可以像交响乐团那样,富有这么多音色。我希望在所有纷繁的音色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一个平衡、一种色彩,这或许是当指挥最大的乐趣。”

  李飚坦言,今年以来,亲自上阵演奏乐器的机会很少,但他并不会放弃:“今年我指挥的音乐会实在太多,我还是不放弃打击乐这个专业。世界上有钢琴家同时也是指挥家,那为什么不可以有打击乐家同时是指挥家?这两个身份,我都想尝试一下。”

  10月3日当晚,《世纪之舞》演奏中,观众们欣赏到李飚亲自上阵演奏,这样的机会实属稀有。

  他也笑称,从乐手转变为指挥,感触最深的应该是乐队成员们,“他们习惯于我背对他们,现在是面向着着他们”。

  第一次在南京演奏《世纪之舞》,希望与观众共鸣

  《世纪之舞》,这首为打击乐而作交响诗,是打击乐和交响乐团以协奏曲形式合作的一次全新的尝试。曾有观众形容“整首曲子听下来,像看过一出好莱坞大片”。

  这出“大片”里,李飚大量使用了诸如锣和钹等中国传统打击乐配器,也用了不少中国古曲中的五声音阶。巧妙的配器和笔法使得乐曲生动活泼,整曲尽显华丽,音乐的伸缩性极强,全新的概念让旋律充分的表现出起伏中的呐喊和低声叹息。

  李飚说,“这是第一次在南京演奏《世纪之舞》,我特别希望能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一值得庆祝的时刻将它介绍给南京观众,希望我们能够感受到这个伟大时代的变化,感受到时代中的美丽瞬间。”

  这首曲子今天首次在南京上演,观众反响非常热烈,掌声连绵,仅上半场,李飚就三次折回舞台鞠躬致谢。

  50岁还非常年轻,是一个新的开始

  今天是李飚的50岁生日。生日当天在家乡南京献上一场演出,其中还有自己参与创作的作品,李飚非常激动。

  十二岁就离开南京去北京求学,李飚对南京翻天覆地的变化啧啧称赞。“我昨天在南京逛了一圈,南京变化实在太大了,我已经完全找不到我当年在南京生活的痕迹,南京已然成为了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

  俗话说“五十而知天命”,但李飚不这么认为。对他来说,50岁是一个阶段,是一个新的开始,对于指挥来说,50岁还非常年轻。

  “我相信做音乐的每一个人都希望在学习中完成他的人生,我也一样,我对未来充满希望。”

  当晚演出返场时,天津交响乐团演奏起了生日歌,谁也不知道李飚眼里有没有泪花,他只是不停地向乐团和在场观众致意,“这是自我1982年离开南京以后,在南京过的第一个生日。”

  这场掌声沸腾的音乐会,不仅是给李飚最好的生日礼物,更是向祖国母亲送上的生日祝福。

标签:
责编:丁小玲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