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革命精神光辉照万代 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 登陆江苏大剧院
2019-07-17 11:0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201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海芭蕾舞团献上原创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它是革命精神和红色情怀的延续;是用现代艺术表达形式对于芭蕾艺术的传承与创新;更是以海派芭蕾讲好中国故事的又一力作!

  据悉,该剧将于7月17、18日晚亮相江苏大剧院舞台,昨天,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编剧赵明和潘冬子的扮演者吴虎亮相江苏大剧院,回忆起这部芭蕾舞剧创作的台前幕后。

  “潘冬子”长大了 演绎一曲血与泪的交响

  吴虎生出演的潘冬子不再是电影中虎头虎脑的孩子,而是已经长大成人、投身红军队伍的战士。吴虎生在谈及“潘冬子”的时候这样说道:“我所饰演的‘潘冬子’是大家记忆中的那个‘小冬子’的未来式,是一名走在行军路上的红军战士。他的内心既有对父母、伙伴、家乡的爱与依恋,又有因为童年的悲伤经历而励志为了民族的美好未来抛头颅洒热血的一往无前。他是一个接地气的人物形象,更是一种代表着热血与坚毅的精神符号。”

  正如吴虎生所说的那样,“潘冬子”的成长之路是一曲关于成长的血与泪的交响,经历了父亲离开和眼睁睁地看见母亲在火中牺牲,他内心悲痛万分,却更加坚定了自己革命信念,当他冲入火光之中救起千万母亲的时候,“潘冬子”的人格随着革命信念一起成长了。

  创新大胆叙事 又尽显芭蕾的浪漫特质

  原创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由多次摘得“文华奖”、“荷花奖”、“五个一工程奖”等中国舞蹈届含金量最高的大奖的赵明担任编剧及编导。此次创排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赵导坦言,“我把我本人对舞剧、对人生、对生命、对革命的感悟和对理想的认识都附着到了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中成年潘冬子的角色上。”

  故事从已经成年的红军战士潘冬子的视角徐徐展开,行军路上的种种与儿时的记忆相交织,令潘冬子更加坚定了信仰,那就是为救起更多的母亲、守护更多的家庭而英勇奋战到底!这种全新的蒙太奇式的舞剧叙事方式及故事结构不仅理清了人物间的关系,行军路上各种节奏的埋伏、急行、夜行也与舞剧的变奏性不谋而合。

  在舞台上,吴虎生扮演的成年潘冬子和严庆辰扮演的少年潘冬子,同时出现,以一种“超现实”的方式将过去和现在连接在一起,用两颗心的碰撞带来更强烈的情感表达。另外,芭蕾舞裙和舞台上的红军战士形成一种形象的反差,达成一种‘超浪漫’的邂逅。

  舞剧的舞美及灯光设计由韩江担任,为了突出浪漫的特质,韩江对布景采取了绘画性的处理。比如表现苏区幸福生活和“小小竹排江中流,巍巍青山两岸走”时,采用了画家尹朝阳的两幅油画,这两幅油画用简单的色彩勾勒出江南的美景,大色块中兼有类似中国画的泼墨感。同时舞美设计还具有现代性,比如舞台上由四块大石组成的高达11米的山石,合起时是巍巍高山,分开时是块块巨石,表面“贴”满了厚实的油画颜料,具象上它是环境的体现,抽象上它又是冬子的心理依托和支撑。

  担任本剧服饰及造型设计的李锐丁则将他的设计定义为“红色的交响”。本剧的服饰在具体制作上也运用了国际流行的毛裁、拼贴、肌理、手绘、半朋克式的方式。以期达到红色革命艺术化,历史题材现代化,民俗元素时尚化,民族样式芭蕾化,中国故事世界化。

  突破自我 经典乐曲走进观众内心

  电影《闪闪的红星》中傅庚辰先生创作的《映山红》《红星照我去战斗》《红星歌》深入人心,因此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特意保留了这三首经典乐曲。此外,担任该剧作曲的杜鸣根据编导赵明的要求,进行了全新的创作,为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谱写了动人的音乐,既兼顾了芭蕾的艺术表现方式,保持了音乐的舞蹈性又饱含积极向上的情感力量。

  为了达到最好的演出效果,自编排伊始,上海芭蕾舞团从首席到群舞,奋战在排练厅,不断挑战极限,不断追求完美。全体演员不但跟“南京路上好八连”的战士们学习军姿,在汗水中淬炼军人的精气神;更前往江西“深扎”采风,坚定理想信念的同时,为舞剧创排和角色表演汲取养分。

  成年潘冬子将由上海芭蕾舞团首席主要演员/国家一级演员吴虎生扮演,潘冬子的母亲与父亲将分别由上海芭蕾舞团首席主要演员/国家一级演员范晓枫以及上海芭蕾舞团主要演员/国家二级演员张文君扮演。此外,主要演员/国家二级演员戚冰雪、吴彬等也将在剧中扮演重要角色。

  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评价原创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说道:“它并不是对经典故事的复述,它的语汇、结构都是现代的,是立足于当代的全新创作。”浪漫与现代化的动人故事,保持经典又极力创新的音乐,艺术化的物美服装设计,还有演员们突破自我的用心展现,原创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值得期待!

标签:
责编:王迅 易保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