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娱乐 > 滚动新闻 > 正文

0

汪明荃入行50年:从没想过退休 我没有时间回头望

来源:新闻晨报   2017-11-27 10:06:00

  原标题:“我没有时间回头望”

  今年是汪明荃入行第50个年头,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不久前她在香港举行庆典,众多圈中好友前来道贺,这样的大型纪念活动从汪明荃入行第三十年开始,每十年一次,俨然成了香港娱乐界的一大盛事。

  汪明荃在娱乐圈算不上芳华绝代,但香港人对汪明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并不是因为她作为第一代电视艺员见证了很多历史,或是半路出家为粤剧的传承和发展出了很多心力,而是因为汪明荃始终以真性情示人。诚如香港作家亦舒所言:“这女人决不会被名利所累。她的骄傲也不会对观众发作,非常成熟的态度,工作管工作,生活管生活。她说她要演到老,认真的倔强的口气。”

  日前,汪明荃来到上海,出席Love Radio举办的“香港电视剧的黄金年代”派对。70岁的汪明荃,依然保持着时代女性的气息。她说:“我从不回头看,我觉得人永远都要向前看,因为我没有时间可以用在回顾上。”

  “最忙的时候睡在片场”

  汪明荃是上海青浦人,1957年去香港。她的上海话很好听,软软的、糯糯的,透着一股子失传已久的风情。汪明荃很念家,她说曾带着母亲和弟弟回到青浦寻找儿时嬉戏过的小河,很遗憾未能如愿。

  1966年,念完中学的汪明荃考进了丽的电视训练班,成为丽的旗下的首批演艺训练班学员。指导老师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对汪明荃说:“你一定要参加演艺方面的工作。”汪明荃笑着说:“我一直很自卑,总觉得自己是乡下来的,什么都不会,但我人比较好胜,你觉得我不行的,我必须要做到最好。”

  1968年,汪明荃拍了《四千金》,开始引人注目。据她回忆,当时整个香港还没有艺员这个概念,“电视台刚开播,用的是电台的播音员,所以电视台很需要电视艺员。我就是那个时候出来的,我们是第一批,自然也是电视台用得最多的。那时候我根本不懂什么叫累,我真的不记得我每天要工作多少小时,但我记得我最忙的时候是睡在片场里的。那时候电视台竞争很激烈,大家都在抢收视率,这边拍好一集,那边就要播出。我仗着年轻,完全没有感觉支撑不住的时候,完成一部拍摄之后我反而会很兴奋,然后再精力饱满地投入到下一部剧中。我知道,我不是随便混混的,作为第一代艺员,我是树标杆来的。”

  汪明荃的勤恳,无线老板邵逸夫一直看在眼里。1971年4月,汪明荃加入香港无线,从此未曾离开,她两次逆转无线剧集的收视率:一次是《家变》,一次是《千王之王》。

  《千王之王》 导演王晶回忆说:“当时丽的电视台的《大地恩情》狙击无线,无线于是腰斩《轮流转》,推出还没拍好的《千王之王》,播第一集时,我们手头只有五集存货。最初我的计划里没有汪明荃,只有谢贤、杨群,后来因为要‘打仗’,才临时加上汪明荃,因为她是收视保证。”拍完这部剧之后,汪明荃“阿姐”之名开始传开,王晶说:“‘阿姐’是我取的,倒不是说她嚣张,而是说她开始有大牌演员的气场。”

  据说丽的电视台当时的高层曾感叹:汪明荃一人就可拉走10点的收视……由此可见汪明荃的受欢迎程度,汪明荃也成为无线手中的一个法宝。

  “我年纪大了需要尊重”

  无论事业和感情,汪明荃都有非常执拗的一面。当年即使爱上错的人,还是挥泪斩情丝,根本不在乎外界的眼光,在亦舒眼里,她磊落又大方。

  彼时,汪明荃在事业的全盛期与商人刘昌华结合。那段婚姻并不顺心,主要是她婆婆限制她经常外出拍戏,要求她在家中料理家务,生个一男半女,但汪明荃无法放弃自己热爱的事业,好在前夫刘昌华待她很好。在这段婚姻中,她尝尽了普通女人在夹缝中求生的苦,直到遇见香港金牌司仪何守信。

  当时汪明荃被誉为无线大姐大,而何守信的妻子欧嘉慧也是影坛大姐级人物,这两位“大姐之争”可以说是当时港人茶余饭后的八卦。亦舒当年还在做记者,她说,当时汪明荃都没有跟记者解释过任何事情,全部交给无线代为通报,她也没有拜托熟悉的记者写公关文或是泼脏水。亦舒事后写,汪明荃对谁都是一副冷面孔,这幅冷面孔让她很欣赏,“感谢汪明荃一贯的冷面孔,使我有安全感。她令我知道,咱们都会做略昩良心的事,可是做了之后,不必又跳又笑,大呼‘昩得好,昩得妙’。看官,失意事来,处之以忍,得意事来,要处之以淡。”

  汪明荃1983年与刘昌华离婚,遗憾的是,她与何守信历经风浪,最终也并未能走到一起。

  汪明荃礼貌克制地表示自己不愿意再回忆往事,“我年纪大了需要尊重”,这句话仿佛杀手锏一样,警告你不能随便去冒犯。“我从不回头看,我觉得人永远都要向前看,我没有时间去回顾。”汪明荃说。

  “一定要学会自我增值”

  汪明荃不仅推动了香港娱乐圈的进步,还担负了传承传统文化的重任。

  有一段日子,汪明荃不怎么参与拍摄电视剧,她有机会接触到粤剧,“说到香港传统戏剧,那一定是粤剧。一开始我不喜欢粤剧,我喜欢绍兴戏,有一次综艺节目需要我和粤剧演员做一个合作表演,觉得很有意思,那次表演之后,又有人邀请我出演整部粤剧,然后我加入了八和会馆(粤剧行会组织),有机会对粤剧的承传和发展出一份力,一步步做到了主席的位置。一开始叔叔辈的人对我很有意见,说没有女人做过八和会馆的主席,何况是半路出家,但最终我用我的工作能力让他们认可了我。”

  汪明荃对传统文化有一种使命感,“我做主席绝对不是为了钱,因为这份工根本就是没有薪酬的,我代表的是香港演艺界,他们需要有人扶一下。”在学习粤剧的过程,汪明荃与现在的先生罗家英结缘。罗家英最大的长处是性格乐观,但汪明荃的生活态度和罗家英南辕北辙。罗家英曾对汪明荃很有微词,“她的原则我有时受不了,但我尊重她、可怜她,我可怜她工作量太大,太辛苦。我对待工作很随便,轻松生活,她无可奈何接受我。”汪明荃笑说:“罗家英这人很看得开,搓得圆、捏得扁,我觉得他太无所谓了。”但在罗家英的影响下,汪明荃的确改变很多,从前很小的事情都会让她动气,现在她不会让自己生气得太久。

  汪明荃70岁了,早些年还身患癌症,不过如今近看她还是比同龄人年轻,她说,感谢老天眷顾啊……被夸奖的时候,能感受到她心底的小雀跃。她平常吃很少,生活中对自己相当严苛,“现在胖了呢,以前更瘦。有时候很想放纵,但是想一下吃完之后要加倍力气减肥,也就不想吃了。”

  入行五十年,汪明荃左手握着演艺事业,右手紧抓社会工作,从没有想过退休,“我们那个年代什么都没有,靠的是一点点打拼出来的,现在这个时代市场太大了,竞争也很激烈,因此一定要学会自我增值。”接下去,她要做五十周年纪念演唱会,做粤剧和现代舞的跨界演出。她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她根本停不下来。(晨报记者 徐宁)

标签:

责任编辑:丁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