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娱乐 > 滚动新闻 > 正文

0

导师光环耀眼 冠军反成陪衬

来源:北京日报   2017-10-09 09:44:00

  原标题:导师光环耀眼 冠军反成陪衬


扎西平措夺得了年度总冠军。

那英和郭沁合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主题歌。

  昨晚的国家体育场“鸟巢”,秋意深浓。细雨中上演的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2》年度总决赛,为本年度的音乐选秀综艺大战画上了句号。最终,刘欢战队的扎西平措获得冠军,那英战队的郭沁获得第二名。导师刘欢在时隔9年后,再度在“鸟巢”唱响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而另一位人气导师周杰伦演唱自己的经典情歌《简单爱》时,现场气氛更是十足热烈。相比导师的耀眼,冠军归属反倒不那么重要了,正如录制现场一位媒体人所调侃:去年“新歌声”冠军蒋敦豪,你还记得吗?

  “新歌声”总决赛中,四位导师为自己战队学员的选曲,不可谓不尽心。刘欢发动了自己在流行乐坛的资源,帮助藏族歌手扎西平措改编了新版的《我和你》,为了表现出“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首作品以藏语和汉语结合的形式经典重现;那英和学员郭沁一起演唱了凄美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周杰伦和自己战队的爵士歌手董姿彦合唱《简单爱》,追忆校园爱情;陈奕迅则为学员肖凯晔和叶晓粤分别选择了《不该》和《娱乐天空》两首金曲。

  虽说总决赛现场热热闹闹,不过一组数据也残酷说明了这档老节目关注度的“断崖式”下降。在去年因为版权纠纷仓促改名后,《中国新歌声》第一季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1分,仅有3500多人评价。今年第二季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目前豆瓣上3600多人的评价,评分停在5.0分。而2012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播出后,吸引了两万多人在豆瓣上打分,最终获得7.8分的高分。不过,接下来的三季《中国好声音》,豆瓣评分都在6分上下徘徊。

  早在《中国新歌声》改名前的“好声音”时代,节目就面临学员资源枯竭的问题。这样的困境直接表现为,曾经在“好声音”舞台上出现的纯草根选秀歌手,如今几乎已经绝迹,能够来参加盲选的学员,不是有着多年演艺经验的非知名艺人,就是某某音乐学院的在读学生。相比导师的光芒四射,本季学员的质量真的乏善可陈。知名音乐评论人耳帝早在节目开播之前就说,“节目已经办到第六年了,中国会唱歌的人才哪经得起这样挖?”

  对不少观众而言,吸引他们继续看本季《中国新歌声》的动力,是导师陈奕迅的加盟。参加总决赛的五位学员中,其他三位导师的学员各占一席,陈奕迅的学员则有两位,也说明了这位香港流行乐坛天王的人气。三个月的节目播出过程中,陈奕迅除了展现作为音乐人的专业素养,还为节目贡献了大量搞笑桥段,被誉为“表情包界冉冉升起的新秀”。

  在依赖大牌导师的路上,从“好声音”到“新歌声”,可谓越走越远。三年前,周杰伦加盟《中国好声音4》,为节目挽回不少人气,今年陈奕迅的加盟,更被认为是一根救命稻草。节目着力突出的“周杰伦陈奕迅组合”,确实抓人眼球,除了每期节目经常出现的互怼,总决赛里这对组合也一直“相爱相杀”。陈奕迅为学员肖凯晔选择的合唱歌曲《不该》,正是周杰伦的作品,由周杰伦和张惠妹原唱。

  而把“新歌声”的资源用到极致,打得依旧是导师牌。刚刚过去的中秋之夜,浙江卫视播出了《中国新歌声2》中秋特辑,四位导师携各战队学员登台献唱。刘欢带来了法语歌曲《落叶》和自己的经典作品《情怨》;那英带来了一首《长镜头》和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同名主题曲;周杰伦携达布希勒图、张鑫、李硕一起演绎歌曲串烧;陈奕迅不仅带来了《积木》,也献唱了自己刚发行的新歌《谁来剪月光》。一改以往节目中的“硝烟弥漫”,四位导师在中秋特辑中回忆了过去,大谈人生经历。

  如果说去年的《中国新歌声1》,“转椅变战车”只是徒有其表,这一季的赛制确实有了新的突破。综艺节目评论人“冷眼”认为,节目第二阶段的“魔鬼六次方循环大逃杀”,让战队的概念合理化,第三阶段的队内冠军战也不再只是由一位梦想导师坐镇,改为更加普遍、可看性更高的明星帮帮唱和个人演唱两个环节。陈奕迅就在自己战队的冠军赛请来了黄韵玲、杨千嬅、李荣浩、魏如萱四位重量级唱将,作为帮帮唱嘉宾。

  事实上,不能说《中国新歌声》的制作方灿星制作不努力,只是,很多时候光有努力是不够的。

  记者观察

  电视选秀市场空间越来越小

  今年音乐选秀综艺大战着实热闹。老牌电视节目《中国新歌声》落幕前,三档网络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快乐男声》可谓火了整个夏天。特别是爱奇艺自制的《中国有嘻哈》,颇有2012年《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时的架势,捧红了GAI、PG One、艾福杰尼等嘻哈音乐人。

  在“好声音”时代,这档节目从不跟风,因为自己就是话题生产者,但今年也不得不蹭了一把《中国有嘻哈》的热度。第一期节目的导师秀部分,周杰伦在与陈奕迅合唱歌曲时,在歌词中用了《中国有嘻哈》中明星导师吴亦凡的梗:“有freestyle(即兴表演)吗?”而在昨晚的总决赛中,五强中唯一的嘻哈歌手叶晓粤亮相时,现场播放了TT、VAVA、孙八一等《中国有嘻哈》热门选手录制的鼓励视频。

  腾讯视频自制的《明日之子》,除了引入二次元虚拟偶像荷兹,也造出了属于年轻人的新偶像毛不易等人。在《明日之子》的舞台上,以《消愁》《借》为代表的14首原创歌曲收获大批粉丝的毛不易,在海选时曾喝白酒壮胆,在比赛之初他开玩笑说:“如果这个比赛我拿到冠军,那么这个比赛得有多烂。”而在决赛当晚他说:“时代变了,长得像我这样都可以参加选秀,大家自信点。”正是像毛不易这样的人的成功,满足了所有平凡而不甘平庸的人心中的幻想,同时也是一档互联网选秀最好的结局。但这样的选手,似乎从没在“新歌声”的舞台上出现过。

  如今,音乐选秀综艺往网络平台汇聚,成了不争事实。《明日之子》总监制马昊直言:“电视上做选秀,越来越难了,未来的选秀只在互联网,因为年轻人都在这。”不同于音乐召唤师、星推官这些新潮的名词,《中国新歌声2》还在延续一如既往的“导师”称呼,多少也能让人品出一丝“out”的尴尬。在网络平台各种资源整合的优势面前,在各种导师、选手的争议矛盾之下,留给“新歌声”的市场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标签:

责任编辑:丁小玲